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何以为道

番外:轮回中的完美结局

何以为道 浪客孤南九 10104 2022-09-22 23:55

  (江湖路远,有缘再见。)

  一世:

  李水山站在窗户边,轻轻的听着外面鸟儿叽叽喳喳的鸣叫,手中喷着一个酒葫芦,轻轻摇晃。

  “没酒了啊!”

  外面急匆匆走来一个身穿素袍的女子,她接过酒葫芦打满后递给他道:“你就不能少喝点,你这两天一直咳嗽,若是再这么咳嗽下去,就得带你去看郎中。”

  李水山瞪大眼睛,“看什么郎中?我身强力壮着呢?你知不知道我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,你知不知道小牛家的母牛就是我一拳打到河流的。我真是可气,为什么那只牛这么没用,到了水里就不吭声了?”

  女子道:“嘘,你这喝了口酒嘴巴就乱说胡话,要是被他们一家听到了肯定会找你麻烦。”

  李水山呦呵一声,“怎么的,还能打我不成,我这暴脾气,我左一拳右一拳,打的他血流满地,哼,还跟我打。”

  女子哀声道:“喝你的酒,别乱说话了。”

  外面有几个小孩在玩耍的打闹声,拨浪鼓在手中轻轻摇动。

  “哎,大哥,你把你的拨浪鼓给我玩一下不好吗?我一直都想有一个自己的玩具。”

  “哼,我才不给你呢?你有本事自己也去做一个。问我要算是什么好汉。”

  “我是一个好汉,难道问你要个东西玩就不是好汉了?”

  “是,是,但是你不要问我要,我不给。”接着传来哭泣的声音,还有一个小女孩安慰道:“别哭了,给你一根草我们去吊蛐蛐吧。”

  “哼,我不跟你玩了。”李水山摇摇晃晃的走出房门看着三个孩子道:“来,我给你做一个。”

  “好奥,好奥。”

  “爹,我们晚上吃什么?”大儿子问道。

  “吃,你看你那肥嘟嘟的脸还天天想着吃。”他母亲道。

  “今天爹给你抓几条鱼回来,给你们做个水煮鱼,红烧鱼,鱼汤可好,”

  “好啊,好啊....”三个孩子排成队拽着李水山的衣服去了河边。

  晚上,鱼香从村头飘到了村尾,在油灯下,他们围在一张桌子前,有说有笑,李水山脸上的周围在微笑中消失了,依靠在他肩膀上的女子露出一个微笑。

  二世:

  冬雪。

  寒月。

  一位身穿白袍的男子站在门前,对着月亮诵读,一本书一本书翻过,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今日确实有些疲惫,门里跳出一个小猫咪,睁开眼睛看着李水山,喵。

  饿了?

  李水山回过身把它搂在怀中,轻轻抚摸它的毛发,轻声道:“明日我将进京赶考,你是跟着我走,还是自己留在这里等我?如果是在这里等我,你自己要学会抓老鼠啊,别等我回来你饿死了。”

  喵。

  “哦。原来你想要跟我去,但是这一路行程有些坎坷,你要会吃苦啊,我有一个馒头吃,就一定不会饿着你的。”

  喵。

  “行吧,有一个馒头就掰一大半给你。”

  李水山轻轻把他贴在脸边。

  深夜。

  他奋笔直书,双眼饱含智慧,“我书写纷华,日落西边,那时候我总是在问自己什么才是正确的,什么才是错误的,其实人生没有对错,我只知道,一定要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东西。我认为国和家是最重要的,国家为大,家为小。先为国再成家。哎,人生不就是这样吗?”

  他一边打气一边道:“坚持就是胜利,古人挑灯夜读,凿壁偷光,头悬梁锥刺股。这点小小的困难就把我难住了?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.....明日进京,我一定要成功!”

  第一次:失败。

  他站在河边对着远处的山吼道:“一次小小的磨炼就能把我打垮吗?不,老天你太小瞧我了。我只会越挫愈勇,我一定会成功。”

  第二次:失败。

  李水山盘坐再河边,小猫咪轻轻的添他的耳朵,似乎再安慰,这样的生活可以有好多次,但是不要气馁,一定要加油。

  他躺在河边,“六七十岁都有考试的,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,不算什么,哈哈,加油,下一次一定成功。”

  三次,四次,五次,他真的丧失了斗志,在时间的催促他,他孤零零一人站在大河边,笑对苍天,“你走吧,不要跟着我。”

  小猫咪变成了老猫咪,趴在地上不肯离去。

  “我真是个废物,什么都做不好。哈哈,我真的个废物。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”

  说完他跳下了大河,老猫咪挣扎起身拼命叫唤,它老了,怕是不久就不行了。此时有一个女子跳入河中,救起了他,给他喂下了汤药道:“你睡着不要动,我来喂你。。”

  李水山喝下汤药,露出一丝微笑。

  此事后,他们在老猫咪的见证下成为一对夫妻。

  老猫咪老死了。

  李水山抱着他痛哭流泪,决定再次进京赶考。

  女子在他身后挥动着手绢送她远走,“你一定要成功,我等你。”

  有一日,一个男子身穿官服,胸前挂着红花,下马道:“娘子,我成功了。”

  女子趴在门上露出一个微笑。

  三世:

  “你能给我一个家吗?”

  “你觉得我可以吗?”

  “我觉得你可以,但是这个话应该我来问。”

  “为什么?我觉得我也可以说,毕竟我什么都没有,吃喝都不能自给自足,我真是个废人,哎,但是我真的喜欢你,尽管追求你有些恬不知耻,但是我明白,时间总会证明我的爱意,我真的喜欢你,希

  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?”

  “扑哧,你这话是真的?”

  “真的。”

  此时,在一个池塘边的长亭中,一个女子轻轻的站在李水山的身后,“你告诉我,你想用什么来证明?仅仅是时间?”

  “肯定不是,我想用时间里的事情表达我的爱意。”

  “例如呢?”

  “正如吃完饭我会主动刷完,饭也是我主动做好,喂猪喂鸡,就连你想要的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,晚上给你端个洗脚水,给你暖暖被窝,是一件多么好的事。”

  “我才不要你给我暖被窝。”

  “啊,那你想让谁给你暖被窝?”

  “你好无耻。哼,不理你了。”

  李水山笑了笑,挠挠头,“我哪点无耻了,嘿嘿,其实现在的我一直都不是我,我可不是这样的哦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样的?”

  李水山扭扭屁股,“瞧一瞧,你看我的屁股是不是很圆润,哈哈,想不想摸摸,哈哈哈。小娘子,今天你就应了我把,不然,哼哼,你知道的哈。我会把你....然后....知道了吧?”

  “哼,你敢!”

  “我真的敢。”

  “哼,我要告诉我爹去,让他用鞭子抽你的屁股,把你吊起来打。”

  李水山抓紧投降,“大姑娘嘞,我知道错了,今天你到底给我个准信好不好,我们到底能不能在一起。你爹可是说了,谁抢到了绣球就给人,我抢到了他又不认账,我不管,你不嫁也得嫁,哼........”

  “嫁。我嫁。”

  李水山笑嘻嘻的抱起她在空中摆动,“早说嘛,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,哈哈哈,马上我也是一个有媳妇的人了,呜呜呜,还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大姑娘嘞。”

  “哼,你要再这个样子,我就不嫁给你了。”

  “那你嫁给谁?”

  “我嫁给,嫁给,”

  “我家的猪吗?”

  “哈哈哈”

  “揍死你,揍死你。”

  四世:

  李水山站在树底下,轻轻的抬起脚步,走到一个寺庙旁,举起一根香,插下后离开了。

  这一走就到了一片原野里,这里有很多奔跑的牛羊,有放牛童对着他道:“你个苦命人,今天要去哪里扛麻袋?”

  李水山骂了他一句,“小鬼孙你再说一句,信不信我一脚给你踹在地上求饶,你就算再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你,你知道我的一个大脚落在你的脸上会给你打成什么样吗?哈哈,会让你痛不欲生的跪在地上喊爹。”

  “臭苦命人,你今天说的话我知道了,以后你给我等着,我祝你找不到老婆,孤独终老,你看看村里还有谁跟你一样的啊。”

  李水山上去给他一脚,从牛背山滚下来、

  随后,他急忙跑到了桥边,对着远处得山崖呼唤。

  下午,他去了码头搬麻袋,遇到一个女子,她轻声问道:“你一天挣多少钱啊、”

  “只够我吃喝。”

  “那你一天吃多少东西?”

  “三大碗白米饭,五张饼。”

  好家伙,这人这能吃。

  “就你了,我看你强壮,今天有个苦力活给你干。”

  “什么活?多少钱?”

  “一百两。”

  “这么多,什么活?”

  “到了你就知道。”

  晚上,他被说进一个拆房,还以为什么苦力活,这一堆柴火摆在那里,但是他举着油灯看,有一个女子凄惨的蜷缩在一起,外面穿出声音,“孤男寡女,你知道你要做什么吧?一百两我放在门前,你要的话,就按照我们的意思做。不然啥也没有,”

  “这件事。”他看着这个凄惨的女子,叹了口气,刚放下手中的油灯,“别,被怕,我不会对你咋样的。”

  等外面没了声音,他偷偷拿了那个音量塞在兜里,抱起女子道:“你想离开这里吗?”

  女子道:“想。”

  “那我带你离开这里一辈子不回来可好?”

  女子泪流满面道:“好。”

  这一走天涯行马,天空的雨水落在他们头上,也阻止不了他们离开这里的决心,远处的云影中,有很多跳跃的彩虹再慢慢靠近。

  “一辈子不要回来。”

  五世:

  一位身穿华服的男子站在宫殿前,对着摘桃的女子道:“小丫鬟你进来一下,我叫你怎么摘桃,你那个桃不好吃。”

  “啊。世子殿下,你.....”

  “废话这么多啊,进来。”

  进入后,轻轻关上了们。

  外面一声声嘈杂的声音再呼唤李水山的名字,“下来练剑,你这个只会花天酒地的小男子,下来让我看看你的肌肉能不能挺起来,看看你父亲驰骋沙场多么威武,你看看你,整个是天上地下啊。小水山..........”

  门里,传来暴躁的声音,“滚啊,我在办事,你们这些不知孬好的东西,要不是父亲对你们不薄,我早就一把揍扁你们。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一拳武,这一拳头可是打遍天下的秘宝,你看看你们一群怂包蛋,都不敢把我打死,有本事进来找我。”

  外面哈哈大笑。

  “一个小毛孩在哪里说,我们是一个不知孬好的东西,下来啊,让我们比试比试,看谁的胸膛更加广阔,别天天只会满嘴屁话。”

  “来了。”李水山裤子都没穿好跳了下来,声势浩大,一拳一个大汉,耳鼻打趴下来嗷嗷叫。

  “这就是你的实力,你父亲跟我们说,让我们好好教训教训你,你看

  看你那怂样,一点技术活都没有。”

  ‘一拳。’

  “哎呀”

  “啊哈哈哈。”

  “等我上了战场揍你。”

  小丫鬟从房间里慢慢走出,脸上浮现一丝粉红,逃跑了。

  “揍我啊,揍我啊。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。”

  十年后,战场上,李水山身穿铠甲,一战成名,封为天罗王,征战一生并无一败,随后荣归故里,带着当时的小丫鬟,轻轻的早在梨花木椅子上,“老了,不知道还能不能上马出征。”

  “老爷,你不要再想这件事了。朝廷自然有很多才能之人,你已经退下来,留给后人一些机会吧,不要老是争强好胜,这样他们过的也不好。”

  “也对也对,不过,你这话啥意思,是不是看我老了好欺负?”

  “我可没说,我不是也老了吗?”

  “你没老啊。”

  “胡说。”

  二十年后,两人葬在一起。

  坟头桃花洒落。

  六世:

  “我不喜欢孩子们一直再屋里读书,读的书再多没有入到脑子里又能有什么用呢?”

  “谁说的,你就会瞎说,你知道自己的回忆一直都是假象吗?”

  “古代的圣人都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而现在的孩子们都没有读够书卷怎么行走?你觉得你的教育方法对吗?”

  “我认为是对的。毕竟我们是一个个走过来的行者,看多了风风雨雨,这些娇嫩的花朵,总需要一场大雨洗礼,不然什么都不懂的,哎。”

  “别想了,这一切都不是你想的东西,你只需要感受大道的存在,日后一定能够成为一名圣人。”

  李水山怅惘往窗户外看,身前书本有一臂高,还是叹了口气走出屋子。

  “孩子去田野玩耍,谁要与我论道,我欢迎。”

  那些孩子们欢乐的追着蝴蝶蜻蜓,有的趴在小溪旁边抓鱼,很是快乐的样子,李水山则是站在一旁细心讲解,这大道蕴含的道理,不多回,所有的知识与道理都融会贯通落在可他们的脑袋中里。

  此事有一个女子走过来,坐下问道:“你是君子?”

  李水山回答道:“我不是君子。”

  女子问道:“那是圣人?”

  李水山回答道:“我不是圣人。”

  女子又问道:“那你是什么?”

  李水山:“我只是一个平凡人,坐着平凡的事情。”

  “原来这就是大道。”

  李水山看着他的身影逐渐远去,等几日后成为他的学生,“敬仰你很久,圣人风采自然不错,但是你缺了我。”

  七世:

  李水山仗剑远处,他身穿道袍,一把桃木剑一把长剑,哈哈对着远处妖魔鬼怪道:“妖魔鬼怪快快离开,否则我就杀了你。”

  远处的山野中有一个个奔逃的身影,他们似乎收到了惊吓,远处有鸡鸭的叫声。

  走进一个客栈,里面蜘蛛网遍布,似乎几十年没有人住过,此事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回荡,“谁来救救我,救救我啊,”

  李水山慢悠悠的走了过去,看到一个女子倒在地上,“女子你怎么了?”

  女子道:“我迷了路,不小心走到了这个地方。哎,说起来惭愧。”

  李水山:“我先把你救上来。”

  女子道:“谢谢道人。不过,..”

  她还还没说完,就倒在李水山的身上,李水山的桃木剑不知什么原因被丢到了一边,趴在他身上的女子轻轻的道:“真的对不起....”

  李水山急忙爬起身,“你这样我的师傅看到了会打死我的,真是罪过。”

  女子:“别怕。我就是不小心。我们去那边坐一下吧。”

  李水山警惕的拿起桃木剑,身上的符咒早已用完,呼了一口气,“好。”

  女子一个扭脚,再次倒在了李水山身上,这一次嘴对嘴了,“啊呀,真的不好。,,,,但是这样的话,我一定要...”

  李水山急忙跑出房间,“妈呀,真的是罪过。”

  但是身后永远都有一个影子,李水山第二日又来到这里寻找这个女子。

  他知道此女子是鬼,所以丢掉了身上所有的符咒留下一个桃木剑。

  其实她早就在等待李水山的到来。

  虽然人鬼殊途。

  八世:

  “停下。”

  一个男子的身影出现,他手中紧握一把长剑,对着远处来临的修士一斩,天空的血雨落在,一名修士倒地死去,随后有很多修士飞奔起来,杀向李水山。

  “既然存心找死,那我便不客气了,日落归西山,塞北成冰原。剑气凌云。”

  一道剑气冲天而起对着远处来临的身影抓来,一位女子的身影显露,喊道:“对风。”

  这一剑带着无上的剑气,奔上云霄,后面的修士一个个倒地死去。

  此时李水山笑着道:‘人生如故,我们总会再见。’

  女子道:“我这次来就不会走了,因为你对我很重要。”

  李水山取出一壶好酒慢慢的道:“喝酒吗?”

  “喝。”

  ‘几口?’

  “你说几口就几口。”

  “你今天不走了?”

  女子笑道:“我来了还有走的道理,哈哈,你就算告诉我,以后一定会有很多我们难以忘怀的事情我也不会走了、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我想陪你一辈子。”

  “一辈子很短,我们不散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