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万古仙诀

279 化劲宗师

万古仙诀 冷浸溶溶月 9063 2022-09-22 23:55

  残影狠狠印在了他们的身上。

  “嘭嘭嘭!”

  秦明波苏源李雅丽几人,如同遭遇车祸一般,倒飞而出,沿途洒落道道血雨!

  崔玲珑并没有因为李雅丽是女的,就放过她,照样一脚踢飞!

  “噗嗤!”

  鲜血狂喷中,秦明波几人落得跟宋东明一样的下场!

  “轮到你了!”

  收拾了秦明波几人后,崔玲珑看向魏军道。

  “咕噜!”魏军艰难的咽了咽唾沫,心中叫苦不迭!

  特么的,这娘们太凶残了!

  老子打不过她啊!怎么办?在线等,挺急的!

  魏军额头冷汗直冒,只觉得膝盖又开始发软了!

  “玲珑姐!惩罚那几人应该够了吧!”

  “魏少可是身份尊贵之人,总应该给一些体面才是!”

  眼看着崔玲珑就要动手教训魏军,韩蕊不得不站出来阻止道。

  今天可是她的生日宴会,若是连请来的人都保不住,以后谁还信服她,愿意跟她交好!?“还请玲珑姐高抬贵手!稍后我韩家和魏家,必定给玲珑姐和萧先生一个满意的答复!”

  韩蕊快步而出,稍稍挡在了魏军前面,神色诚恳的说道。

  虽然如今崔玲珑的威势很强,很可怕。

  但是韩蕊也不是毫无准备的。

  在她出来阻拦崔玲珑和萧寒对魏军发难之前,就已经安排好了后手。

  想必如今后手也准备到了,是以她才有底气出来阻止如今盛气凌人的崔玲珑。

  “没错!赔礼我魏家稍后会奉上,下跪道歉,断不可能!”

  有了韩蕊出面,魏军瞬间底气十足,不再畏惧崔玲珑了。

  崔家虽强,但韩家加上魏家,两大世家合力,也不惧崔家!

  “哦?拿你们两家来压我啊!”

  “换做平时,我或许还会顾忌一些呢!”

  “但是如今,既然先生发话了,那你们说什么都没用了!”

  崔玲珑冷笑一声,并没有将两人的话放在心上。

  跟自己身后的宗师强者相比,别说是魏家和韩家了,就是再来几个同样的世家,那也根本不够看!

  化劲宗师那可是能够开宗立派的存在,实力强大的可怕。

  有这样一位大佬在后面撑腰,崔玲珑又岂会畏惧魏军和韩蕊!?

  便在崔玲珑无视韩蕊和魏军,打算强行动手。

  围观众人惊呼不断,不敢置信的时候。

  一道威严的声音骤然响起。

  “怎么回事?好好地宴会,搞得闹哄哄的!?”

  众人回首望去,便见一年过半百,身穿唐装的老者,缓缓走来。

  身后还跟着韩家家主韩德让等一大群大佬级人物。

  “哗!”

  众人哗然,连忙退开,让出了中间的一条通道。

  “我的天啊!我没看错吧!是临州府的话事人林川林大人!?”

  “没看错!就是林大人!没想到这边的动静,竟然惊动到了林大人!”

  “完了!那个萧寒可能要凉啊!”

  “是啊!韩家可了不得,竟然能将林大人请了过来!”

  “有林大人出面为韩家说话,恐怕崔小姐也护不住这萧寒了吧!?”

  众人在惊叹林川出现的同时,不由得向萧寒投去怜悯的目光。

  本以为靠着崔玲珑就可以翻盘的萧寒,没想到最后一刻,竟然会遇到临州话事人林川这么个超级大佬!

  “恩?”崔玲珑看到林川出现的瞬间,身形一顿,眉头逐渐皱起。

  这个林大人偏偏这时候出来,看来是有意偏袒韩家了啊。

  “见过林大人!”韩蕊和魏军等人,恭敬地向临川行礼道。

  “林大人。”尽管心中很不情愿,但崔玲珑还是跟林川行了一礼。

  全场唯有萧寒一人,看都没看林川一眼,更别说行礼了。

  “哦!是玲珑啊!这闹哄哄的怎么回事啊?”

  林川微微扫了萧寒一眼,便面带微笑的看着崔玲珑道。

  “是这样的……”崔玲珑刚想说些什么,就被人打断了。

  却是一旁的韩蕊,抢先说道:“是这样的,魏少和这位萧先生发生了一些误会。”

  “本来魏少都愿意给这位萧先生一个满意的赔礼了!”

  “可是这位萧先生还是不依不饶,还出手打伤了君耀大酒店的宋经理等人呢。”

  韩蕊一副很委屈的样子,向林川诉说道。

  最后还不着痕迹的瞥了萧寒一眼,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。

  你不是崔家的贵客,有崔玲珑为你撑腰吗?

  但是那又怎样!?

  在我韩家请来的林川大人面前,即便是崔玲珑,也要低头俯首!

  到最后,你萧寒寒还不是任由我们拿捏!?

  想到这里,韩蕊得意极了,之前被萧寒无视的怨气,通过这一番话,全都还了回去。

  “韩小姐说的没错!我魏军可以作证!”

  “而且您看,宋经理几人,全都被他给打得吐血昏迷了!”

  魏军第一个站了出来,附和韩蕊,指着远处昏迷的宋东明几人道。

  ......他和韩蕊似乎都很有默契,故意将崔玲珑摘了出来,将一切都按在了萧寒的身上。

  这样一来,没了崔家贵客身份的光环加持,萧寒绝对会被林川大人厌恶的。

  毕竟刚才他们已经注意到了,萧寒给林川大人的第一印象很差。

  萧寒看到林川大人来,竟然无动于衷,也不行礼。

  这真是狂妄至极,自寻死路啊!

  “恩,是这样的吗!?”果然,林川闻言,对萧寒的印象更差了。

  面上逐渐浮现出了不悦之色。

  “林大人!这些都是一面之词,事实上是他们冒犯先生在前。”

  “先生乃是我崔家的贵客,被他们屡屡冒犯,难道不应该教训他们吗?”

  崔玲珑看到林川就要开口训斥甚至处罚萧寒,急忙开口道。

  “恩?你崔家的贵客?”

  林川面色一凝,刚想开口处置的话语,不由得收了回去。

  不过即便是崔家的贵客,但面对自己,如此态度也太拿大了吧!

  他临州话事人的威严,不是谁都能挑衅的!

  “既然如此,这样吧!让这位萧先生给韩小姐道个歉,这事就算过去了!”

  “毕竟在韩小姐的生日宴上动手,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!”

  林川面容一肃,语气不容置疑道。

  “嘿嘿!果然啊!最后要低头服软的,还是这个萧寒!”

  “可不是,本以为有崔大小姐撑腰,便可以高枕无忧的,谁让韩家技高一筹,请动了林大人呢!”

  “就是!林大人如今可是临州府的话事人,掌握一府之地,位高权重!即便崔家家主在这里,也要礼让三分!”

  “仅仅是赔礼道歉,已经是林大人大度了!否则这个萧寒,没那么容易脱身的!”

  听到林川的处置后,众人并不觉得有什么,反而替萧寒感到庆幸。

  庆幸萧寒遇到林川大人大度,不欲过度追究他的责任。

  “我们听林大人的。”

  虽然对林川的判罚不甚满意,没能折辱萧寒。

  但韩蕊和魏军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点头,表示认同林川的判罚。

  “那你们怎么说?”

  林川面色平静的看向崔玲珑和萧寒道。

  “先生,您看?”

  崔玲珑有些欲言又止道。

  虽然她很想说这个判罚已经很轻了,可以答应下来。

  但是她却不敢做主,毕竟她的想法不代表是萧寒的想法!

  “呵!”萧寒轻轻一笑,就要开口的时候。

  一道轻狂的声音,在众人耳边炸响!

  “林大人,让我南疆有功战士道歉的想法,是认真的吗!?”“林大人,让我南疆有功战士道歉的想法,是认真的吗!?”

  “哗!”

  语不惊人死不休!

  这句话一出,全场哗然!

  所有人惊骇万分,嘴巴大张得能塞下一个梨!

  谁这么大胆,敢用这种口气,对林大人说话!?

  不想活了吗!?

  这可是临州话事人啊!掌握临州一府之地,位高权重!

  一旦林大人发怒,整个临州府怕是要地动山摇啊!

  想着,众人纷纷朝声音来源处看去,想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胆,连林大人都敢得罪!

  终于,在万众瞩目之下,一行六人缓缓自宴会厅门口走了进来。

  六人都是身姿挺拔,气息铁血,一看就知道是军旅出身。

  为首两人身穿暗金色制服,看起来神秘而强大,气势摄人。

  这两人不是别人,赫然是迟来的叶裕和张晋两人!

  “这……这似乎是府兵里的头头脑脑们!”

  “为首的一人我认得,是府兵指挥张晋!”

  “天啊!原来是府兵指挥,看来另一个身份也不会差到哪里去!”

  “难怪!难怪敢说出这样的话,原来是有依仗的啊!”

  看到进来的几人,众人纷纷惊呼道。

  来的居然是府兵系统的大佬,难怪敢这么说话!

  知道来的是府兵大佬后,众人眼中满是敬畏之色,纷纷让路。

  叶裕和张晋等人,龙行虎步而来,气势迫人。

  连魏军和韩蕊都是面色微变,呼吸一窒,不敢直面锋芒,连连后退。

  一直退到林川身后,两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眼中闪过一丝余悸。

  “好可怕!”两人心中满是后怕。

  “林大人,刚才你说的话,是认真的吗!?”

  叶裕停在林川的面前,目光直直的盯着他,声音冰冷,压迫性十足。

  敢让龙帅道歉,你怕是不想要你头上的乌纱帽了吧!?

  “不错!林大人,你是认真的吗?”

  张晋面色微沉,极为不悦道。

  平时还可以给这位话事人一点尊重,与他配合,治理临州府。

  但是这一次,林川竟然敢让龙帅给一个贱婢道歉,已经激怒了他!

  “这……”

  叶裕和张晋两人一上来就摆出如此恶劣的态度,让林川直接懵逼了!

  就像来找他问罪一样,让林川一时间惊愕不已。

  这是怎么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?

  林川自问一直恭敬对待叶裕,跟张晋也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,并不曾的罪过两人啊!

  为什么两人一上来就气势逼人,压迫性十足!?

  难道是因为自己要让那个什么萧先生道歉的事情吗?

 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?

  林川百思不得其解,一时间僵在原地,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“咳咳!叶战王!张指挥!误会!都是误会!”

  “咱们不妨先进去里面喝几杯,有事慢慢谈可好!”

  看到林川被问到懵逼,当场僵在那不知所措。

  韩家家主韩德让,为了避免林川继续在众人面前出丑,急忙站出来打圆场道。

  他想让叶裕和张晋进去里面谈,不要再大庭广众之下,发生冲突,这样子会造成巨大影响的。

  “战王!?咝!那人竟然是战王强者!怪不得光是气势就如此可怕!”

  “恩恩!化劲宗师可是开宗立派,横行一方的绝世强者啊!”

  “即便是我们世家,想要请动一位宗师,也是非常困难之事!”

  韩蕊点了点头,化劲宗师她当然知道了。

  “战王强者便是宗师之上的存在,据说可以免疫所有小口径武器的攻击!”

  “即便在大夏,战王强者也是屈指可数!无论放在哪,都是一方巨擘!魏军心中惊骇交加,看向叶裕的目光全是敬畏!

  “我的天啊!宗师之上的战王强者!?”韩蕊当即吓得花容失色,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。

  这位战王强者来者不善不说,似乎有种为萧寒出头的感觉!

  若是真的这样的话,韩蕊根本不敢想象,得罪一位战王强者的后果!

  便在魏军和韩蕊两人吓得魂不守舍的时候。

  叶裕冷冷的瞥了韩德让一眼,声音冰寒道:“别跟我来这一套,我们不熟!”

  说着,叶裕转向林川:“我向来尊敬林大人,所以也请林大人尊敬一下我们这些在边疆浴血奋战,保家卫国的战士!”

  “他韩家区区一世家,于我大夏有何功劳?何德何能,让我南疆有功战士,给他们道歉!?”

  “再说了,虽然我等才来,但是是非曲直,一目了然!”

  “错就是错,对就是对!做错了事情,就要付出代价!”

  “不可能因为她们是世家子弟,就可以有什么优待!”

  叶裕说到最后,神情越来越冷,眼中寒芒疯狂流转!

  “不错!是非曲直,一问便知。”

  “谁敢针对我南疆有功战士,无论是谁,我等定要追究到底!”

  张晋也是面色阴沉,声音斩钉截铁!

  区区韩家和魏家,也敢冒犯龙帅威严,简直不知死活!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我并不知道他是南疆的有功将士!只是韩小姐说他无缘无故打伤人,我才要让他道歉来着。”

  感受到叶裕和张晋两人的怒火,林川头皮发麻,冷汗直冒,有些不自然道。

  “是吗?这位韩小姐?真的是你说的这样吗,回答我!”

  叶裕可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情,冲着韩蕊厉声咆哮道。

  这韩家本身嫌疑就打,若不是萧寒不让他乱来,他早就将韩家灭了!

  哪里会留他们到现在!

  如今他们又在针对萧寒,叶裕哪里还会给他们好脸色看!

  “我……”韩蕊被叶裕吼得心神剧颤,浑身颤抖着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来人!”见状,张晋怒吼一声道。

  “在!”身后,四个府兵齐齐踏前一步,右手按在枪套上。

  “这……叶战王!张指挥!不至于此!不至于此啊!”

  韩家家主韩德让见状,都快吓哭了,连忙冲上来,哀声道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